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幣圈百科 > 北京金融局局長霍學文:北京將重點在兩個區域開展監管沙箱探索

北京金融局局長霍學文:北京將重點在兩個區域開展監管沙箱探索

2019-12-06 華夏時報網 來源:區塊鏈網絡

現在,金融科技這個詞已經不再陌生了,據不完全統計,當前中國90%以上的金融機構都已經介入和運用了金融科技來推動金融服務。

12月5日,中國人民銀行發文稱啟動金融科技創新監管試點工作,北京成為了國內首個啟動金融科技創新監管試點的城市,同時也將構建中國版“監管沙箱”的工作提上日程,迎接監管科技的全新探索。

北京成為首個監管試點城市

12月5日,中國人民銀行發文表示支持在北京市率先開展金融科技創新監管試點,同時指出,此舉不僅落實《金融科技(FinTech)發展規劃(2019-2021年)》(下稱《規劃》)(銀發〔2019〕209號文印發),積極構建金融科技監管基本規則體系,提升金融監管的專業性、統一性和穿透性。

也是按照《國務院關于全面推進北京市服務業擴大開放綜合試點工作方案的批復》(國函〔2019〕16號),進一步運用現代信息技術賦能金融提質增效,營造守正、安全、普惠、開放的金融科技創新發展環境。

中國社科院金融研究所法與金融研究室副主任尹振濤在接受《華夏時報》記者采訪時表示,事實上,很早人們就開始討論監管沙箱了。首先,互聯網金融專項整治工作組的文件中談到,要對金融科技企業進行監管試點,然后央行出臺的上述《規劃》中也提到,監管沙箱和監管試點等,但最核心的還是對上述兩個文件的落實。

值得注意的是,5日,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發文稱,在人民銀行指導支持下,北京市在全國率先啟動金融科技創新監管試點建設,探索構建中國版“監管沙箱”。

此前,人民銀行會同相關部委在北京、上海、廣州等十個省市開展金融科技應用的試點,探索符合中國國情的監管沙箱。如今,北京成為了第一個迎來金融科技監管試點的城市,然而這一份殊榮北京也屬實擔當得起。

一方面,北京市金融科技試點項目審批已經通過46項,位居十個試點省市地區之首;北京市金融科技企業數量已經超過100家,實現年收入近千億元。同時,隨著近幾年一批批金融科技領域的重要基礎設施的相繼落地,北京市基礎設施的科技創新水平也在不斷的提升。

北京市地方金融監督管理局黨組書記、局長霍學文曾表示,北京是國家金融管理中心和科技創新中心,發展監管科技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近年來,在國家金融管理部門的指導下,在業界、學界的支持下,北京進行了一系列監管科技探索,取得積極成效。

霍學文補充表示,一是服務國家金融科技基礎設施建設;二是首創“三合一”金融風險監測預警體系;三是加強合規科技的應用;四是金融安全和反欺詐技術的開發;五是積極探索監管沙箱;六是加強金融消費者保護。

而關于金融科技的監管問題,北京也相當有“話語權”。前段時間,多位行業人士在京召開的“2019北京國際金融安全論壇”上共同探討了關于金融科技的監管問題。

其中,中央財經大學教授、金融法研究所所長黃震在論壇上發布的《中國金融科技安全發展報告2019》指出,金融科技的技術研發企業,其技術賦能為金融科技提供最主要的動力。金融監管政策日趨明朗,監管科技備受重視,無論是央行、證監會、銀保監會等中央監管部門,還是地方金融監管局和行業協會,都高度重視金融科技的應用。

“監管政策的出臺對于一個金融體系影響是巨大的,監管沙箱計劃是比較務實的舉措。”華夏銀行行長張健華在上述論壇上表示,遇到問題不要一棍子打死,但必須密切關注,一定的容忍度和監管才能夠使技術真正為金融業的發展提供支撐,而不是增加金融體系的不安全、不穩定。

或重點在兩區域開展探索

當前,金融科技已經發展的夠快,市場環境也正在發生著深刻的改變。同樣,隨著金融科技的發展,金融風險也在不斷變化,監管沙箱的到來或將為行業扭轉一番新的局面。

業界認為,金融科技造成的風險須用金融科技回應,對監管機構來說,也迫切需要有監管科技抓手,金融科技仍然要向前發展,探索監管沙箱仍然有必要性,因為其有著能推倒重來的重要特征,可以把風險控制在重要的領域。

“未來北京重點在兩個區域開展監管沙箱探索。”霍學文曾表示,一是西城與海淀相鄰地區的金融科技與專業服務創新示范區。二是城市副中心。加強金融科技監管的國際合作,規范推進金融科技新技術、新模式先行先試。

與此同時,監管沙箱重點突出三個方面,霍學文指出:“一是統一的系統接入,為企業提供一個安全合規高效的測試環境;二是主動披露、公眾監督等信用約束機制;三是第三方存管、產品登記、信息披露等審慎包容的制度規則。將采用強制和自愿相結合的原則,充分借鑒國際經驗基礎上,探索適應中國特點的沙箱監管模式,為金融服務和產品創新提供土壤,推動金融更好服務實體經濟。”

在北京市網絡法學會副秘書長車寧看來,監管沙盒本質上是金融監管機制以有限的責任豁免來換取三種責任,分別是維護市場秩序、回歸消費者權益保護本源和鼓勵金融創新。

那么金融科技監管沙盒具體如何破題?車寧認為從四個方面進行探索,一是通過完善立法,監管沙盒開展應有金融監管法律授權;二是完善配套,對于監管沙盒的實踐不是概括性的責任豁免,也不是概括性地給予牌照,而是更類似個案輔導,后續應有專門的團隊進行跟蹤和輔導;三是爭取支持,責任豁免權力許多在中央金融監管機構;四則是堵住缺口,對金融創新在監管沙盒進行扎口管理。只有做到這四點,才是一個真正的監管沙盒。

但是,在當前P2P網貸行業清退浪潮的大環境影響下,是否也會掣肘金融科技的發展進程呢?尹振濤對記者表示:“雖然我們一直在進行互聯網金融風險專項整治工作,但是專項整治到現在也有三年多的時間了,可以說是接近尾聲了。在這種背景下,美國等發達國家,甚至還包括一些欠發達國家都在支持金融科技的發展。”

“另外,我國的移動支付等金融科技的發展已經形成了很好產業優勢,不能因為互聯網風險專項整治而忽略它的優勢所在,所以借鑒國外啟動中國版監管沙箱的模式很有必要的。”尹振濤補充說。

—-

編譯者/作者:華夏時報網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