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幣圈百科 > 巴比特現場 | 中科院院士鄭志明:建立我國的國家主權區塊鏈基礎平臺迫在眉睫

巴比特現場 | 中科院院士鄭志明:建立我國的國家主權區塊鏈基礎平臺迫在眉睫

2019-12-07 李小平 來源:區塊鏈網絡

巴比特訊,12月7日-8日,由中國科學院學部主辦,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等單位聯合支持的“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科學與技術前沿論壇在深圳舉行。

這是一次非常嚴肅的學術會議,中科院學部從提出議題到獲得批準后走程序,經歷了一年多的時間;這也是近幾年國內,唯一一次有五位中科院院士同時出席的區塊鏈會議。毫不夸張地說,這是一次殿堂級的區塊鏈“思想盛宴”。另外,還有300多位來自政府和企業界的代表出席會議,圍繞區塊鏈與數字身份、監管科技、金融應用等話題展開討論。

12月7日下午,中國科學院院士、軟件開發環境國家重點實驗室主任鄭志明發表了題為“區塊鏈技術與發展”的演講。他從技術、應用、現狀等三個層面,闡述了區塊鏈的“前世與今生”。

BD1I8535_w9524

  以下為演講內容,由巴比特整理發布。  

信任是千百年來人類社會發展的基礎,從信息技術的框架上來說,區塊鏈是一種相對成熟的用于保證信任機制的技術。區塊鏈技術有四個內涵: 1.區塊鏈是下一代信息互聯網的基礎設施,是從傳統互聯網向下一代可信互聯網的核心基礎設施。

2.區塊鏈是國際貿易與人民幣國際化的重要通道,可反制美元霸權和SWIFT國際清算系統對國際貿易的壟斷,構建可信國際貿易新通道。

3.區塊鏈是實體經濟轉型升級的有效途徑,可優化生產關系,降低產業鏈成本,提高產業鏈效率。

4.區塊鏈是構建人類命運共同體的關鍵技術,是“一帶一路”五通戰略(政策溝通、道路聯通、貿易暢通、貨幣流通、民心相通)的技術支撐,是人類命運共同體的技術支撐。 互聯網時代實現了信息互聯,移動互聯網時代實現了人人互聯,物聯網時代實現了萬物互聯,價值互聯網時代則將實現價值互聯。要實現價值互聯,就必須建立一個低成本的信任通道,這就是區塊鏈能做的事情。目前是數字經濟和社會治理的1.0階段,而區塊鏈是數字經濟發展的必由之路。

習總書記在10月24日的講話中表示,“把區塊鏈作為核心技術自主創新重要突破口,加快推動區塊鏈技術和產業創新發展。”這句話是非常正確的,信息時代的核心特征是可信和智能,其背后是數學、密碼學和信息科學。實際上,物理世界的數學表達是復雜系統,其內在的基本特征是非線性、隨機和動態,安全性是最需要解決的問題。

區塊鏈技術起源于比特幣,區塊鏈是比特幣系統的基石。比特幣是全球性的數字資產,具有波動性大、流動性高等特點。區塊鏈是經密碼背書的完備分布式總賬,能在需要第三方監管的中介網絡和清算系統中發揮作用。盡管區塊鏈技術脫胎于比特幣,但是區塊鏈已經有了長足的發展,其核心價值遠超于數字資產的應用范圍,向其他較高信任機制的應用領域延伸。

區塊鏈在我國的起源要追溯到2009年。2009年,我帶頭發表的論文《軟件可信性動力學特征及其演化復雜性》和《軟件可信復雜性及其動力學統計分析方法》揭示了分布式可信軟件已成為現代軟件技術發展和應用的重要趨勢和必然選擇,而軟件可信性建模已成為構造可信軟件的先決條件和必要手段,同時探討和闡明分布式可信系統的基本科學問題、建立可信性度量的理論基礎。

BD1I8554_w2824

基于區塊鏈的經濟運營架構和環境特征包括四個方面的內容: 1.開放、共識。共同維護數據安全,保證不可篡改性,任何人都可以參與到區塊鏈網絡,每一臺設備都能作為一個節點,每個節點都允許獲得一份完整的數據庫拷貝。節點間基于一套共識機制,通過競爭計算共同維護整個區塊鏈。任一節點失效,其余節點仍能正常工作。

2.分布式、去信任。我從來都不講“去中心化”,因為我們對去中心化有很大的分歧,分歧來自于分布式是去物理設備,而不是去管理,這是兩個不同的層面。過去傳統的人和人之間的信任關系,轉化為對機器或技術的信任。

3.隱私、監管。區塊鏈實現了隱私和監管的融合,數據本身不存放在第三方平臺,而是加密存放在區塊鏈上,實現隱私保護和授權共享。區塊鏈的運行規則中,數據對授權節點是公開透明的,有利于穿透視的監管。

4.智能合約。基于區塊鏈的合約規則的法治:頂層治理節點制定智能合約,合約即規則,自上而下100%按照規則治理國家、社會、經濟,避免上有政策、下有對策的情況的發生。 區塊鏈應用需要滿足以下六個條件之一: 1.生產關系,應用場景是否需要改變原有的生產關系,進而提升生產力。

2.多方交互性,數據由業務參與多方共同記錄。

3.可信性,需要在參與多方之間建立信任,并且通過分布式冗余方式存儲多方行為記錄。

4.去中介性,參與多方原本需要通過一個或多個中介實現業務撮合,并會因此增加成本和復雜性。

5.原子性,交易是不可中斷的,或者全部執行成功或全部執行失敗。

6.隱私性,用戶具有隱私保護需求的場景。 以供應鏈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為例,供應鏈行業存在虛假貿易、內幕貿易、商業欺詐、提單倉單重復質押、篡改數據等痛點,導致銀行不敢貸款給中小企業,進而造成中小企業融資難的問題。

如果使用區塊鏈技術,核心企業、一級供應商、二級供應商、資產網關、區塊鏈數字資產鏈、ABS、銀行和保理公司形成一個閉環,由于區塊鏈的可追溯性,可以確保供應鏈中的每一步、商品的每一個部件都可以追溯其出處。區塊鏈可以建立分布式、去信任話的數據登記平臺和交易系統,有助于減少亂象,便于監管并提高行業聲譽。

另外,區塊鏈實現了以應付賬款憑證為基礎的多級企業信用傳遞問題。核心企業向一級供應商開具應付賬款憑證,一級供應商將憑證轉讓支付給二級供應商,二級供應商將憑證轉讓支付給三級供應商,三級供應商將憑證轉讓支付給四級供應商,一級供應商、二級供應商、三級供應商和四級供應商均可憑證向出資方融資,核心企業到期還款。以真實資產為支撐的基于核心企業信用的應付賬款數字憑證。可基于區塊鏈實現資產自由拆分轉移,支持延期,可按需進行拆分融資,降低融資成本,滿足產業鏈末端小微企業的融資需求。

回顧區塊鏈行業的發展歷史,大致可分為三個階段: 區塊鏈1.0是以數字貨幣為代表的可編程貨幣,是與轉賬、匯款和數字化支付相關的密碼學貨幣應用。彼時,區塊鏈技術還在探索的過程中,并沒有大型的金融區塊鏈應用(非數字貨幣類)上線,有很多嘗試,談普及還為時尚早。

區塊鏈2.0是以“加密數字貨幣+智能合約”為代表的可編程金融,是經濟、市場和金融領域的區塊鏈應用,例如股票、貸款、抵押、智能財產和智能合約。區塊鏈不僅僅是技術,所以這一輪技術革命中區塊鏈的影響要遠大于其他技術,可能會在顛覆性的業務、技術或企業出現。

區塊鏈3.0是以“分布式價值互聯網”為數字經濟基礎的可編程社會,是超越貨幣、金融和市場的應用,尤其是在政府、健康、科學、文化和藝術領域的應用。應用生態決定最后的贏家,目前公鏈和私鏈(或聯盟鏈)都有一些金融應用,但還不成氣候,勝負未分。這里大公司不一定有優勢,因為開源力量不可小覷。 區塊鏈行業正從2.0向3.0階段過渡,世界各國加入了3.0戰略高地的爭奪戰中。

LX__6125_w0174

目前,區塊鏈技術有三個困境: 1.核心困境是三元悖論,即可擴展性、分布式和安全性三者不可兼得,最多得其二。下一代區塊鏈技術的核心是三元平衡尋優問題。

2.安全困境,需要有穿透式監管的能力,并和安全的平衡。

3.共識成本困境,傳統的共識機制存在低效、高耗的問題。 我們正從數字經濟和社會治理1.0往2.0階段邁進,隨著區塊鏈技術在金融服務、醫療健康、IP版權、教育、共享經濟、通信、社會管理、慈善公益、文化娛樂等領域的應用,打造基于“區塊鏈+下一代信息技術”的共信、共享、法治的智能平臺有助于推進這一過程。 1.共信,將重塑社會信任模型。信任模型從基于第三方公正的傳統模式轉變為基于區塊鏈安全架構的點對點信任的模式。

2.共享,將創建成本價值轉移通道。從基于信用中介的高成本通道轉變為基于區塊鏈的點對點的低成本、安全高效的通道。

3.法治,將創造基于規則的社會治理模式。社會治理模式從基于傳統信息化技術輔助的人治階段進入基于區塊鏈規則的法治階段。 區塊鏈的發展現狀是國外以區塊鏈基礎技術平臺(即操作系統,類似于Windows、安卓系統)研發為主,國內以區塊鏈應用為主,建立我國的國家主權區塊鏈基礎平臺迫在眉睫。

具體來說,我國區塊鏈發展現狀有三點: 1.一多兩少,即專利多,開源代碼少,科研論文少。

2.沒有安全自主可控的底層平臺,依賴國外開源社區的成果,多引用國外的安全算法。

3.沒有軟硬件的一體化平臺,缺少支撐區塊鏈的可信硬件環境,軟硬件的協同不足。 正因如此,我國在區塊鏈發展中存在如下風險: 1.技術風險,底層技術受制于人,繼因特網后,失守下一代可信互聯網的核心控制權。

2.金融風險,Fabric等國外代表性的開源平臺搶占國內金融市場。

3.經濟風險,Libra等國外代表性平臺搶占我國經濟發展的信息化與支付業務,從而使我國的經濟運行在一個不受監管和控制的平臺之上。

4.國家治理風險,國外開源體系伸到國家治理體系。

—-

編譯者/作者:李小平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沒有了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