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區塊鏈資訊 > 為什么以太坊需要去中心化預言機?

為什么以太坊需要去中心化預言機?

2019-12-06 Unitimes 來源:區塊鏈網絡

Unitalk是Unitimes重點打造的微信群線上問答系列活動,每周舉辦一期。我們邀請發展較成熟的區塊鏈項目的創始人、CEO、CTO或核心開發者等嘉賓做客社群,與群成員就該項目的突出技術亮點以及用例等進行高質量互動問答,旨在學習交流區塊鏈最新技術和應用。

期數:第44期

特邀項目:Tellor

特邀嘉賓:Brenda Loya, Nickolas Fett, Michael Zemrose

主題:預言機——智能合約與外部的接口

問答精選

1

Unitimes: Brenda, Nick, Mike,歡迎做客 Unitimes AMA。跟大家打個招呼吧,也講講你們是如何進入區塊鏈行業并開始做預言機項目的吧。

Brenda: 我是學經濟學的,我很喜歡經濟學,它讓我從另一個有趣的視角了解這個世界的運轉方式。價格動態、貿易、博弈論都清楚地表明,我們不愿承認的自由意志、社會工程缺乏問題確實存在。所以,真正吸引我進入行業的是以太坊。我被以太坊的技術和它可能實現的自由所吸引(甚至有點著迷)。

作為一名統計學家或經濟學家,我有多年編寫代碼的經驗,因此轉用 Solidity(以太坊編程語言)編程過渡地也不算太差。我開始學習 Solidity,是想搭建一些概念證明。直到 Nick(CTO)啟動以太坊的衍生協議 Daxia 時,我才完全進入加密領域。

我和 Nick 之前就在一起工作,他已經在加密貨幣領域鉆研好幾年了。跟隨他加入 Daxia,我很興奮能成為努力向更加自由的世界邁進的一份子,以及轉變交換方式的第一批見證者(因為我錯過了從物物交換到用黃金購買物品,和黃金與法定貨幣的交易?)。

我們在加密貨幣領域的第一次嘗試是 Daxia,一種做多/做空通證的協議(例如做多/做空 BTC) (類似于 dy/dx 或 Market 協議)。很快遇到的問題就是預言機(如何獲取價格)。

目前很多公司都是自己輸入價格,這樣既不安全也不符合去中心化精神。我們希望有更好的價格獲取方式,于是開始在內部創建 Tellor。其他項目和投資者對 Tellor 的興趣漸漸比 Daxia 更濃,Tellor 也就變成了我們的全職工作。

Nick: 大家好,我是 Nick,Tellor 的 CTO。我是一名受過專業培訓的經濟學家,把我們的平臺構建得新穎且安全。美聯儲集會結束后,我重新回到加密貨幣領域,搭建交易機器人,后來進入了 CFTC(美國加密貨幣監管機構)。2年前,我離開了 CETC,進入一家衍生品創業公司,并且很幸運地讓 Brenda 也離開了政府機構,加入 Tellor。

Mike: 我是 CSO,管理公司的戰略發展、創意設計和業務開發。我之前是一位電影/視頻制作人,在創業公司和小型企業擔任顧問。2012-2013年時與一家名為 Bitsie 的小型加密貨幣初創公司合作,他們用比特幣支付我報酬,所以我很快就對加密貨幣感興趣了。后來遇到了Nick和Brenda,并加入他們的行列,建立了Daxia。

2

Unitimes: 為什么以太坊需要預言機呢?

Brenda: 簡單來說,是因為區塊鏈是孤立的系統,無法自主從互聯網或任何其他鏈中訪問數據。要真正落地區塊鏈的用例,就需要網絡外部的信息來執行交易并提供人們真正可以獲利的服務(例如對沖資產而不是區塊鏈上的資產)。

具體來講,以太坊就像一臺運行程序的計算機。不幸的是,它是一臺非常老舊、運行緩慢的計算機,無法訪問互聯網。因此,現在以太坊上的程序如果想了解外界的相關信息(股票價格,利率,天氣,體育得分或任何其他可能的數據點),就必須有人在計算機上輸入相應信息。數據的輸入者就是預言機。只有一個人輸入數據顯然是不行的,因為那個人可以撒謊、被賄賂、坐牢、甚至死亡,以太坊上的程序就會得到錯誤數據或無法得到數據。

Tellor 解決了這個問題。試想如果輸入數據的不是一個人,而是讓一群人競爭著輸入該數據,這就是Tellor。我們要求所有有興趣競爭的人都拿出 1000 通證,放在一個罐子里,說謊的人就無法再取回罐中的通證,然后通過工作量證明來選擇可以輸入數據的那個人(像BTC一樣)。因此,現在,如果您的程序想知道比特幣或石油的價格,您只需詢問 Tellor 網絡,我們的系統就會競爭將其提供給您。

3

Unitimes: 現在市場上的預言機項目有很多,競爭十分激烈。Tellor 的競爭優勢有哪些?如何在競爭中生存并強大起來?

Brenda: 我覺得我們最大的競爭優勢是我們是一支準備充分的團隊,有豐富的產品交付經驗。從設計到主網,我們用了一年的時間。我們的智能合約可升級,并且隨著可擴展性研究的完成和測試,我們會繼續進行升級和改進智能合約。Tellor 和整個以太坊生態系統都在繼續進行可擴展性研究,如果感興趣可以點擊這里關注。

我們的一些競爭對手比我們更早開始做預言機,但在主網上仍然沒有去中心化的產品。此外,市場上目前好的 oracle 項目并不多,尤其是在主網上且去中心化的項目。其他一些預言機項目有 Chainlink,Witnet 和 Band。

Chainlink 在主網上沒有去中心化的產品,而 Tellor 這點已經實現。我們對預言機的問題采用非常務實的方法。Tellor 與 Chainlink 的相似之處在于我們試圖解決同樣問題,我們也都同意數據是 DeFi 繼續擴展的必要條件。我們很佩服他們為去中心化制定的宏偉目標,但是要即時查詢所有類型的數據仍然遙不可及,還要解決許多其他計算機科學問題才能實現這一目標。Tellor 使用了已知的可以實現去中心化的技術來開發 Teller,比如權益證明(PoS)和工作量證明 (PoW)。但我們用一種可升級的方式來構建,一旦技術到位,我們也可以隨時更新系統。

Witnet 的預言機在自己的區塊鏈上運行,這是一個很棒的設計,但現在還沒有實現。除了預言機問題,他們還要解決跨鏈操作性的困難,這可能也很遙遠。

Band 的設計也很棒,但是他們的激勵機制有點不友好(每條數據請求都要收費)。數據并不能真正地在以太坊上保持私有,并且會有搭便車行為,所以要成功實現這一設計,就必須解決區塊鏈的隱私問題,而這也需要很長時間才能解決。

4

Unitimes: Tellor 獲得了幣安和 ConsenSys 的投資,恭喜,Tellor 當前的進展如何?下一步的計劃安排是什么?

Mike: 我們有一些很棒的合作伙伴,我們很高興能在這個領域擁有如此強大的聯系網絡。截至目前,我們開始著手提高安全性,因為我們開始在 Tellor 上運行合約。我們正在努力擴大礦工網絡,通過提高通證的價格(更多抵押品)來提高 Tellor 的安全性,并吸引客戶來推動需求。

我們一直在忙系統集成的問題。我們是一個技術含量很高的團隊,喜歡建造并投入生產,所以一直在不停地工作,現在甚至社區中的某些成員也在與我們合作開發TRB,這使我們的開發者分紅(dev-share)得到了充分利用 。

5

Unitimes: Tellor 是如何提供數據的?

Nick: 類似于區塊鏈如何在每個區塊上達成共識。我們對其進行了延申,使礦工能夠就“正確”數據達成共識。Tellor 使用有抵押的礦工,礦工必須存入1000個 Tellor Tributes(我們的通證)才能進行 PoW 挖礦。每個區塊,我們讓前 5 名礦工提交 PoW 證明和所需的數據(例如 BTC 的價格)。這 5 個數據的中位數成為官方價值,并且對其中的任何一個礦工都可以發起爭議,并且如果 Tellor 通證持有者投票認為礦工是惡意的,則礦工可能會丟失 1000 個通證。

很快,垃圾郵件或“破壞” Tellor 的代價變得非常昂貴,因為用戶可以再次發出數據請求,并在10分鐘內獲取信息;而一旦礦工提供的數據遭到質疑,礦工會丟失 1000 個通證,并且被鎖定一次提供數據的機會。

6

Unitimes: 如果礦工提交了錯誤的數據如何處理?

Brenda: 我們非常重視安全性,防止惡意數據成為官方數據要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我們采用5個數據的中位數,因此即使礦工輸入的是惡意數據,也很可能不是中位數。不過,對于所有5名礦工,我們都有一個爭端處理期,如果他們提交了錯誤的數據,將無法繼續提供數據并獲得獎勵。然后,社區就該礦工是否惡意進行 7 天投票,如果是的話,該礦工的抵押權益將被削減。

7

Unitimes: 在 Tellor 體系中設計 Tributes 是基于怎樣的考慮?

Nick: 主要考慮因素是為礦工提供正確的激勵機制,來激勵礦工提供正確的數據,讓我們的用戶持有 Tellor 的通證,從而創造可衡量的安全性。加入你想設計一種系統,在這種系統中,通證既稀少又有價值,但也以不昂貴的方式提供給用戶。我們努力工作來正確構建我們的系統,并且肯定會繼續在 Medium 上發布文章,圍繞我們做出的一些設計選擇以及未來的發展方式進行大量討論。總體而言,我很高興我們這群經濟學家能夠一起建立 Tellor,并掌握一些相關的機制運行理論,使 Tellor 的系統正常運行。

8

Unitimes: 創建任何公司都無法回避用戶和應用場景的問題。Tellor 目前有哪些用例?未來還有哪些其他可能嗎?

Brenda: 目前,我們專注于需要更高安全性的用例,如 DeFi 或高價值數據,也就是打造一個優質的預言機。主要有兩個原因:

1)“DeFi”目前尚未真正實現去中心化。現在大多數預言機依然是中心化的,像傳統的金融系統一樣,但速度要慢得多。Tellor 的使命是幫助 DeFi 實現去中心化的同時保證安全,并確保用戶資金得到真正保障。

2)技術局限性。當前的去中心化技術只能在快速,或安全且中心化二者中選其一。我們的重點是幫助創建卓越的應用程序,傳統的系統中已經存在快速且中心化的應用程序。但是,我們的智能合約可以升級,并且隨著可擴展性研究的完成和測試,我們會繼續進行升級和改進。

9

Unitimes: 各國對區塊鏈技術和加密貨幣的態度會影響 DeFi 的發展嗎?Tellor 是否會受到影響?

Brenda: 肯定會受到影響。政府對當前“ DeFi”態度的影響像對其他任何行業一樣,會限制或幫助其成長。但是,如果 一個 DeFi 公司確實是去中心化的,即用戶可以使用他們的智能合約和用來執行智能合約的數據,那么政府將無法左右其發展(除非取消所有互聯網訪問權限)。

使用去中心化的預言機的去中心化應用程序幾乎不可能被關閉。如果政府現在研究 DeFi 及其去中心化的的數據饋送方法,他們會很快意識到,消費者很可能將資金流失給一家無賴的公司,并且很可能會限制這類公司的增長,因為一旦用戶的資金在區塊鏈上丟失,就無法將其收回……而且沒有法院系統能夠幫助消費者。中心化喂價的 DeFi 是目前對區塊鏈的最大威脅之一,因為 DeFi 是最大的用例,這些公司擁有的龐大資金很可能首當其沖受到政府的審查。

我覺得,如果政府真正開始研究 DeFi 目前的發展,Tellor 將大放異彩,并且可能會促使政府推動像 Tellor 這樣的去中心化預言機項目。這些網絡(比特幣和以太坊)的建立是為了抵抗審查。我們很高興 Tellor 在做的是真正有意的事(即無法在數據庫中完成)。

10

Unitimes: 您如何看待以太坊 2.0 對 DeFi 發展的影響?

Nick: 應該是使其變得更好。以太坊的整個想法是一個抗審查的計算平臺,并且這個想法已經得以實現。以太坊 2.0 要解決的唯一問題是增加其處理的交易量和交易速度。隨著速度和吞吐量的提高,您會看到 DeFi 應用程序能夠處理較小的交易(大型交易僅在費用較高時才有意義),并提供更好的用戶體驗,因為用戶不需要等很長時間就能確認交易信息。不過 Tellor 是基于以太坊 1.0 的,現在也可以實現全部的功能。

—-

編譯者/作者:Unitimes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