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行情分析 > 上千次后浴火重生: 比特幣的十年之路

上千次后浴火重生: 比特幣的十年之路

2019-12-06 幣然的幣 來源:區塊鏈網絡

1.?Digital Asset Research聯創人Lucas Nuzzi

專業比特幣合約交易,全程一對一跟蹤指導操作,分成模式,可驗證實力,可加助理微信:BTC18688 備注(8688)

2010年-

中本聰放棄他作為比特幣創始人的領導角色,使比特幣去中心化,而他再也沒有對比特幣的發展發表評論。

比特幣社區自我組織,并開始成長為新型的全球機構。

2011年-

絲綢之路展示了比特幣的最大優點之一;它不能被審查或沒收。缺點呢?它不是私有的。

Mt.Gox的倒臺突出了基礎設施的不足;缺乏安全監管標準以及交易所帶來的系統性風險。

2012年-

BIP23(注:BIP指比特幣改進提議)正式定義了礦池的概念,這種新興結構進一步分散了比特幣內部的權力結構。

BIP32引入了HD密鑰,并為通過更安全的錢包進行比特幣托管和用戶入門設定了新標準。

2013年-

BIP39引入了助記詞。

記住12個單詞,你就可以將自己的財富存儲在大腦中。這是人類歷史上史無前例的。而且無需中心化中介。

2014年-

BIP42使得不可能通過連續挖礦更改比特幣的2100萬個上限值。

挖礦工業化,算力首次超過100 PH / s。

同時,專家們稱比特幣已經死了,未來屬于“區塊鏈,神奇的數據庫”

2015年-

鏈上交易量創歷史新高,緊張局勢顯而易見。比特幣內部的權力結構正在經受9個競爭性區塊大小擴容BIP的考驗。

我們面臨一個問題:誰控制比特幣?

礦工??開發者??知名人士??

用戶??

2016年-

“比特幣閃電網絡”面世。

隨著鏈上擴容的風險變得清晰,像閃電網絡這樣有潛力的替代方案表明,可以采用分層、向后兼容的方法進行技術創新。

BIP114引入了MAST(智能合約改進協議),讓我們驚嘆。

2017(a)-

全球投機泡沫將比特幣帶入大眾視野。橙色的比特幣標志隨處可見。

基礎設施正在各個方面推進;托管,市場,錢包,教育。

比特幣在全球范圍內成為一種流動資產。

2017(b)-

比特幣歷史上最重要的事件之一也發生在2017年:SegWit2X 分叉。

相關方試圖通過獲得大量企業支持劫持比特幣:這是比特幣治理面臨的最終壓力測試

UASF(用戶激活軟分叉,支持SegWit軟分叉實現擴容;對應的是UAHF,由礦工提出通過硬分叉實現擴容)強調用戶才是主導者。

2018年-

“企業區塊鏈”現在是一個悲慘的模因。

比特幣之外的生態系統面臨一系列艱難的處境:

擴容問題,鏈上治理存在缺陷,部署需要時間,而且可能已經違反法律。

機構聚集在BTC周圍。

專業比特幣合約交易,全程一對一跟蹤指導操作,分成模式,可驗證實力,可加助理微信:BTC18688 備注(8688)

2019-

比特幣現在是一場運動,各領域都有代表; 媒體,政府,傳統金融,科技領域。這就像搏擊俱樂部,但第一條規則是只能討論比特幣。

比特幣從一開始的邊緣存在,十年一路走到了現在。

現在,我們在美國州參議院有了Bitcoiner(指Bakkt CEO Kelly Loeffler被佐治亞州州長任命為美國參議員)。

在這十年中,比特幣“被死亡”過很多次……但它并沒有死。

它的權力結構一次又一次經受考驗。我們終于走到了現在。

誰會想到將電力轉化為貨幣的沒有任何領導者的系統會存在這么長時間?

隨著我們面臨新的十年社會焦慮、地緣政治緊張局勢和瘋狂的貨幣政策,你可以確定比特幣仍將存在。 木已成舟。

我認為Hal會感到驕傲。你也應該開始感到驕傲:

哈爾·芬尼(Hal Finney)全名Harold Thomas Finney II,生于1956年5月4日,2014年8月28日因漸凍人癥逝世。Hal Finney是除了中本聰之外第一個啟動比特幣客戶端的人,他和中本聰的第一筆交易發生在2009年1月12日。上述Hal Finney的推文寫于2009年1月11日,是Twitter上的第一條比特幣推文。

?

2. 加密貨幣愛好者Wall St.Dropout

更多的千禧一代持有比特幣,超過了持有$ DIS,$ NFLX,$ MSFT和$ BRK的比率。 這是一個非常瘋狂的統計。

Millenianls(千禧一代):1981-1996年出生的人

GEN X( X 世代):1965-1980年出生的人

Baby boomers(嬰兒潮一代):1946-1964年出生的人

該圖展示了三個不同時代出生的人所持有的資產比率。千禧一代數據中,持有Grayscale Bitcoin Trust(灰度比特幣基金)的占比1.85%,排在第五位。而GEN X和Baby boomers數據中均未出現該選項。值得注意的是,阿里巴巴均出現在了三代人的選項,此外股票仍是最普遍的投資方式。

3. Three Arrows資本CEO Su Zhu

(注:以太坊伊斯坦布爾硬分叉將于兩天后進行)

很多交易所/OTC中間商正在為即將來臨的以太坊硬分叉而在特定窗口期內暫停ETH + ERC20的充提。 他們警告在窗口期內發送的資金“可能會丟失”

這與以太坊作為全球結算層的愿景一致嗎?

順便說一句,我不是在FUD(恐懼、不確定、懷疑)以太坊。 只是說,用戶不得不考慮這點,客觀的說非常惱人而且危險,并且有可能阻礙以太坊定位于全球結算層的使用。 這就好比在其他人登錄重要應用程序時重啟計算機。

剛加入加密貨幣投資機構Multicoin資本負責北京投資團隊的前Nirvana資本合伙人Mable Jiang留言:

也許會發生在柏拉圖的理想國中。

Ethhub_io創始人Anthony Sassano表示:

以太坊99.99%時間作為全球結算層運轉良好-網絡升級是以太坊社會合同的一部分,因此是被用戶期待的。

如果我沒記錯的話,在Segwit2x爭議期間,交易所也在BCH硬分叉時暫停了BTC的取款/存款。

閃電網絡母公司Blockstream CSO Samson Mow評論:

這是從TRC20 USDt遷移到Liquid網絡的好時機。bitfinex和BTSE已經進行整合,他們的客戶不會受到以太坊不可靠的影響。

4. 加密貨幣交易員Alex Kruger

前有以太坊硬分叉招致的爭議,加密貨幣交易員Alex Kruger 則對HEX(ERC20代幣)和代幣投資人進行了批判:

1 /關于$ HEX、愚蠢和貪婪的簡短討論。

$ HEX是最新出來的毫無用處的ERC20代幣。正在進行的代幣銷售已籌集了約300萬美元的ETH。它唯一目的是希望通過吸引新的不明真相群眾來提高市值。

2 /HEX的市場營銷方式是“在2.5年內實現10,000倍以上的回報”,這對于吸引不知情的人和貪婪的人來說非常有效果。

3 /人們從2017年吸取教訓了嗎?

并沒有。

大多數參與加密貨幣的人都不那么在乎技術、去中心化或政府。

他們只想賺錢。

HEX旨在為你提供超過10,000倍的回報收益?

“這是我的收益,不是你們的”

4 /我記得在2017年警告人們當心Bitconnect。我很快發現許多Bitconnect投資者原本就知道到這是一個騙局。

他們根本不在乎,他們只想賺錢。

我聽到有人說“我所需要的只是不讓它在頭兩個月崩潰,這是免費的錢”。

5 /加密貨幣投機者在把錢交換為無用的代幣這點上,戰績斐然。

以波場為例。孫宇晨通過1CO和treasury代幣籌集了數億美元。人們高興地把錢給了他。為什么?

因為貪婪。

6 /那些“投資” HEX的人極有可能要么非常不聰明,要么被貪婪蒙蔽了雙眼。

也許,只是也許,購買垃圾的人就應該虧錢。

—-

編譯者/作者:幣然的幣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