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行情分析 > 散戶礦工心里苦:說好的去中心化呢?

散戶礦工心里苦:說好的去中心化呢?

2019-12-06 Hashbox云算力挖BT 來源:區塊鏈網絡

首頁礦業正文

星球前線 | 散戶礦工心里苦:說好的去中心化呢?

早些時候,比特幣還只是密碼朋克和蝸居在地下室的愛好者們的一個小眾實驗,獲取過程不難,只需要一個預算內的 CPU。后來的故事大家都知道——整個挖礦行業自那時起開始蓬勃發展,一場堪比 19 世紀 50 年代的淘金熱席卷全球。

比特幣挖礦難度的增加和單獨挖礦盈利能力的下降,直接導致了當前的挖礦行業被大型企業集團所掌控。表面上被稱為比特幣的工業革命,但卻由于合作挖礦的興起而改變了每個人的游戲規則。

CPU 挖礦很快就過時了,取而代之的是更強大的基于 GPU 的系統,面對著被淘汰的威脅,許多老派的礦工們便聯合起來,形成了今天儼然已成為規范的先驅性礦池。

兩家最大的比特幣礦池——Antpool 和 BTC.com 目前占據了整個市場的 29%。

星球前線 | 散戶礦工心里苦:說好的去中心化呢?

要想至少能從挖礦中獲利,那就需要大量專用的高性能礦機。這些設備實在復雜,以至于單個部件的價格幾乎都要高于普通的零售礦機。這些經過改進的設備不再使用 GPU,而是使用 ASIC 芯片。

同時擁有 Antpool 和 BTC.com 的比特大陸,毫無疑問是最大的礦機制造商之一。上個月初,該礦機巨頭公布了兩款新的 ASIC 礦機——s17 + 和 T17+。比特大陸聯合創始人吳忌寒承諾,這些礦機將帶來更高的電力效率和整體算力。在比特大陸看來,比特幣挖礦的受歡迎程度沒有任何放緩的跡象。該消息公布幾周后,英國一家名為 Argo Blockchain 的礦業公司便下了價值 951 萬美元的訂單,訂購了 1 萬臺 T17,其礦機數量直接增加了 240%。在接受 Cointelegraph 采訪時,Argo 區塊鏈的首席執行官 Mike Edwards 絲毫不吝惜對 T17 的贊賞:“總的來說,我們對 17 系列礦機的性能和穩定性非常滿意,我們認為 T17 擁有最高的性價比。”

Argo 如此急迫地擴增礦機不足為奇。在過去的幾年里,礦工實力的提升越來越明顯。比特幣的算力在過去十年里呈指數級增長,在兩個多月前達到了 100 EH/s 的里程碑。

隨著算力的上漲,挖礦難度也隨之增加。比特幣網絡節點每隔 2016 個區塊就會進行一次難度調整,以容納新算力。這一調整方案主要是為了對付通貨膨脹,然而卻帶來了其他后果:難度加大后便縮小了礦工的利潤率,這就要求使用更強力的礦機才能保持盈利,從而延續了這種循環。

比特幣挖礦仍有利可圖嗎?

礦業的盈利能力并不全在于設備;還需要在挖礦難度、電力成本和比特幣價格之間找到一種微妙的平衡。后兩者尤其不可分割。

例如,電力成本越低,就能獲得更多的利潤——即使是使用效率較低的設備。另一方面,有了合適的礦場,礦機可以通過最大限度地利用其算力和規模經濟來彌補高電價的缺點。

然而,挖礦盈利能力的最大障礙之一最終是比特幣不斷變化的價格。對許多礦工來說,這是一件不堪回首的痛苦往事。在 2018 年熊市期間,由于比特幣價格和盈利能力之間的微妙平衡破裂,許多礦工被迫關機。

彼時,隨著比特幣一逐漸跌至 4 位數的低點,數家礦企都入不敷出。2018 年 11 月左右,即比特幣在一個月前跌破 6000 美元后不久,出現了礦工的大規模“投降”。

當時,估計有 60 萬至 80 萬臺比特幣礦機關機,導致算力下降了 46%,從 11 月初的約 58 EH/s 降至 12 月初的約 31 EH/s。

星球前線 | 散戶礦工心里苦:說好的去中心化呢?

由此可見,挖礦往往是一把雙刃劍。在牛市中,盈利能力是巨大的,就看 BTC 能漲到多高;而相比之下,整個 2018 年的熊市可能會帶來災難性的后果。比特幣的波動既是一種詛咒,也是一種祝福——對 Edwards 來說,后者更為準確:

“作為一種貨幣和資產類別,比特幣在很大程度上仍處于起步階段,它僅僅有 10 多年前的歷史。這使得估值具有挑戰性。波動性在短期內創造了有趣的機會,但我們預計未來幾年這種機會將大幅減少。”

至于比特幣的波動性是否會影響礦業盈利能力,礦企 Genesis 的運營主管 Philip Salter 未置可否:“是,也不是。波動性意味著不確定性,但通過做好規劃和市場分析,消除大部分風險是可能的。”

并非所有人都能毫發無損地走出熊市。例如比特大陸就遭受了沉重打擊。盡管從 2017 年到 2018 年初,這家公司實現了創紀錄的利潤,但它在當時也不得不裁員 50%,并關閉了多家辦事處,以維持運營。隨后,在去年 11 月比特幣算力停滯后不久,其網絡功率和價格有所恢復,這是礦工重新開機的明顯跡象。

注:吳忌寒近期在員工大會上表示,2018 年底的裁員風波在公司內部造成了嚴重的分裂,并使比特大陸的貿易伙伴驚慌不已,而當時加密市場正處于低谷。吳忌寒回憶道:“就在那天,我們接到供應商的電話,要求公司結清應付賬款。北京銀行已經同意給我們的貸款額度在第二天就被削減了。”談及此事,吳忌寒不禁感慨:“如果不是比特幣價格在隨后幾個月反彈…… 公司可能沒辦法撐過去年冬天。”

就目前而言,對一些人來說,挖礦的盈利能力似乎相當穩定,即便是在漫長的熊市周期之后。Edwards 證實了這一點,并指出今年的比特幣挖礦獲利頗豐,“我們發現比特幣挖礦在 2019 年盈利狀況很好,預計這種情況將持續到 2020 年。”

散戶礦工日子不好過

雖然大型礦企未來一片光明,但小型礦業公司的前景卻不容樂觀。根據 bitinfochart 的數據,礦業的整體盈利能力已經從六月份的峰值縮水了 64%。這可能是挖礦難度增加的直接結果——在同一時間段內,挖礦難度增加了 85%。

顯然,隨著算力的上升,上漲的難度將把散戶礦工擠出市場。Edwards 強調了這一現象,指出了大型礦企相對于小型礦企的幾個市場優勢,“個人和小型礦企想要保持盈利變得極其困難,因為目前的挖礦體制有利于大規模挖礦。”

Salter 也同意這種觀點:“小型礦工通常得不到較低的電價,也不像大型礦商那樣從規模經濟中獲益。根據當地的情況,盡管小礦商仍然有可能賺錢,但大礦商終將占據越來越多的市場份額。”

比特幣已經挖了 85%

2019 年 10 月 18 日,第 1800 萬枚比特幣被挖出,這意味著總量 2100 萬的比特幣只剩下 300 萬枚可供開采。這對挖礦的盈利能力又意味著什么呢?

看起來好像不太妙,但比特幣被開采 85% 的事實實際上對礦工沒有任何影響——至少沒有直接影響。雖然 15% 似乎并不多,但根據比特幣創造者中本聰提出的準貨幣政策,剩下的比特幣可能需要 100 多年才能挖完,而這一切都要歸因于比特幣的減半。簡單來說就是,每開采 21 萬個比特幣區塊,區塊獎勵就會減半。這樣做是為了通過控制流通供給來避免惡性通貨膨脹。

比特幣已經經歷了兩次減半。第一次是在 2012 年,挖礦獎勵從 50 枚 BTC 降低到 25 枚 BTC;第二次則進一步降低到 12.5 個 BTC。比特幣下一次減半將在 2020 年 5 月到來,區塊獎勵將降低至 6.25 枚 BTC。

盡管從供求經濟學方面來說,將獎勵減半的想法是天才之舉,但這對礦工的影響卻不那么樂觀。隨著回報減半,礦工的利潤也會減半——除非比特幣的價格符合一些較高的預期。

Edwards 認為,從過往事件來看,這些預期必然會實現。他解釋稱:“由于獎勵減半而導致的稀缺性增加將是 BTC 價格上漲的催化劑。”然而,還有許多其他因素在起作用。他還認為,效率最低的礦工——其中一些可能仍在使用有 5 年歷史之久的 S9 螞蟻礦機——最終將被擠出市場。

Salters 認為,比特幣開采唯一可能變得 “不可持續” 的方式就是比特幣本身變得一文不值。不過,他很快補充說,由于比特幣的去中心化特征,這種風險接近于零。Salters 指出,伴隨交易數量增加而增長的交易費用將彌補驗證區塊的低回報。

他補充說:“挖礦收入取決于挖出的比特幣數量乘以比特幣價格。因此,這兩個因素需要同時考慮才能見分曉。”

終局已近?

當然,盈利能力是主觀的,這基于多個范圍廣泛的變量。然而,對許多散戶礦工而言,在比特幣不大幅漲價的情況下面臨減半,無疑是“凜冬將至”。

不妨設想一下,如果比特幣的價格在 2020 年 5 月之前保持相對穩定甚至下跌,許多散戶投資者將被迫退出。屆時將只剩下大型礦企和礦池來角逐,不可避免地會帶來比特幣集中化的風險。

盡管如此,得益于中本聰的出色設計,小礦商們也不是真的會一無所有。散戶礦工的大規模撤離,無疑將引發難度的重新調整,那么規模較小的礦工將可以重新盈利。然而,正如 Edwards 指出的那樣,這不會永遠持續下去,礦工們將被迫轉向一種新的激勵方式:“隨著時間的推移,市場將驅逐效率最低的礦工,逐漸減少的區塊獎勵將被從用戶交易中收取的費用所取代。”

因此,盡管前路不易,但挖礦行業似乎仍將存在,并將繼續獲得可觀利潤。然而,對于散戶礦工而言,他們的日子似乎屈指可數了。

f444lFzxoAlR9hLBHGWAb4fED9pYpMTwg56s49LG.png

—-

編譯者/作者:Hashbox云算力挖BT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