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新聞觀點 > 金色觀察丨Token Fund 2.0 時代:轉型與衰落并存

金色觀察丨Token Fund 2.0 時代:轉型與衰落并存

2019-12-06 金色財經 meio 來源:區塊鏈網絡

總部位于舊金山的加密貨幣基金研究公司(Crypto Fund Research)表示,今年加密貨幣基金發行數量不到去年的一半。2019年北美共閉關了38個加密貨幣基金,歐洲關閉了23個,亞太地區關閉了14個,其他地區關閉了3個。

而The Block消息也指出,隨著機構投資者的撤離,今年已有近 70 家加密對沖基金倒閉,這些基金主要面向養老基金和家族理財室等機構投資者。

據Crypto Fund Research統計,今年新推出的基金數量還不到 2018 年的一半。在地區方面,北美今年關閉加密基金的數量最多,達到 28 個,其次是歐洲 (23 個)、亞太 (14 個) 和其他地區 (3 個)。

相比傳統的VC基金,作為新生事物的Token Fund從一出場便吸引著行業目光的追隨。2019年行業仍舊處于過冬期,一些Token Fund會衰落并推出歷史舞臺并不奇怪。甚至有業內人士在2018年底便指出,大部分Token Fund將走向轉型、衰落或者死亡,有實力的團隊努力在熊市之中保持投資,爭取獲得盈利。

Token Fund發展

Token Fund其實并沒有一個確定的定義,簡單被認為是進行token投資的基金。投資標的有所轉變,從傳統資本市場如股權、證券,轉變為數字資產(股權、商品或者外匯);而交易過程也游走在各類交易場所、場外渠道、個人渠道等。

Token Fund?1.0 時代發生在2017年,隨著數字資產的大熱,Token Fund?一度被譽為“躺著就能賺錢”的機構,甚至很多傳統VC發展趨勢也轉向成立Token Fund,進行Token投資。

Token Fund的激勵機制與VC不同,一個項目的運作同時涉及到一級市場的投資經理和二級市場的交易員,同時還有一些中后臺的人員例如風控、資產管理員等。在發展初期,Token Fund的投前與VC盡調相差很大。當時行業野蠻生長,可能聽到一個項目時,只有幾天的時間來決定是否投資,否則就沒有額度了。所以在做投資的時候,要盡可能的控制投資的風險,包括資產流動性風險、安全管理風險、時間風險等。

1.0到2.0時代

行業早期,大量區塊鏈項目涌現,同時也帶動了大量“代投”朝Token Fund發展。但Token項目處于早期,魚龍混雜,超過90%的Token Fund對區塊鏈技術都沒有獨立的判斷力,躺著賺錢的日子沒有很久。

一定程度而言,由于Token Fund的投資寬松,行業野蠻生長。在缺少了有效監管的世界中,“空氣幣”蔓延、盛行,催生了新一輪的熊市。

熊市對于項目方和Token Fund都是一個考驗,并不是所有人都能活下去,這并非只是壞事。Token Fund在此過程中進化、洗出、發展。進入2.0時代,更加專業的、多元化的Token Fund會涌現出來。它們將更加注重投后服務、項目孵化,以及上下游資源的整合、輸出,幫助區塊鏈應用加速落地,從而推動整個區塊鏈行業的發展。

ICONIZ 標準資本創始人趙晨曾指出:“從長遠看,2019 年可能更加寒冷,甚至你我都會經歷一段從未遇見的蕭條時期。”

共識實驗室合伙人任錚曾公開分享稱,數據顯示,區塊鏈投資機構成立時間主要集中在2017年,2018年次之,2016年第三。這些機構成立以來投資區塊鏈項目1-10個占比27%,10-20個占比14%,出手頻度不算多。進入2019年以來,投資項目在1-5個的機構占比56%,投資額度及數量有巨大下滑,而這些投資機構相比更關注資產管理領域。此外,機構在投資領域分布上,底層技術占2.65億美元,主要包括協議和公鏈;行業應用為1.84億美元;加密貨幣類為 1.38億美元。

互鏈脈搏統計了30家華人控股的區塊鏈頭部投資機構發現,只有2家今年以來的投資案例數量超過去年全年。2018年是區塊鏈專項投資的高峰,當年30家機構共計錄得260起案例。但今年大幅萎縮,截至9月中旬,只有49起,為去年全年的18.8%。今年趕超去年幾乎不可能。

創新嘗試仍是基調

對于區塊鏈今年的投資形勢,金沙江創投董事總經理朱嘯虎表示:首先從國家層面來說,去做嘗試和創新是很有必要的。第二,區塊鏈在今天確實看不到落地場景,而且在有限的、可見的未來,同樣看不到落地場景,這是區塊鏈最大的風險所在。第三,在國家層面,應該有序、高度監管地去嘗試這種創新,千萬不要一窩蜂地大干快干。

眾麟資本創始合伙人朱海彤則表示:他現在對團隊的要求是,要緊密關注區塊鏈在技術和應用方面的變化。“其實區塊鏈基本上提升到了國家的層級,它并不是簡單的像我們的天使投資機構能夠參與的機會。”

對于Token Fund的發展,FBG資本創始人周碩基指出,Token Fund在產業發展中,的確在早期參與了行業泡沫的制造和破滅的過程。Token Fun與傳統VC不太一樣,可能更關注現金流,對區塊鏈原生資產擁有信仰。當然,這也是很多Token Fund能夠存活的原因。優秀的Token Fund會長期存在,不能順應市場的會被淘汰。

分布式資本合伙人孫銘指出,Token Fund目前在一級市場并不活躍,主要是一級市場不景氣,很多Token Fund實際上并沒有消失,可能更多的進行了轉型,比如專注于二級市場的發展。如果Token Fund只是簡單的做一級市場的投資,比如像2017年時一樣,很難存活。

了得資本創始人易理華表示:“我們在2017年—2018年之間,投資積極性比較高。2017年大家是幣本位投資,所以伴隨著熊市,有一部分Token Fund被淘汰也是意料之中。Token Fund可能并不能很好的進行募、投、管、退,所以繳了一部分學費。”

時戳資本創始人李宗乘表示:“Token Fund很自然的會根據市場的冷熱出現變化。我認為Token Fund對項目的發展有一定的作用,但不會很大,項目發展還是更多的要靠自身的提升。另外,投資人不斷提升對行業的認知,對市場周期的認知才能讓自己活下來。”

—-

編譯者/作者:金色財經 meio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