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新聞觀點 > 2019年穩定幣市場現狀:USDT “引領風潮”,DAI緊隨其后

2019年穩定幣市場現狀:USDT “引領風潮”,DAI緊隨其后

2019-12-06 Wendy 來源:區塊鏈網絡

寫在前面:本文作者為投資公司Outlier Ventures的分析師Joel John。他在文章中分析了主流穩定幣在2019年(截至11月)的交易情況,得出的結論為:盡管USDT依然占據重要地位,但DAI是除USDT之外唯一在交易量上有增長的穩定幣,自2019年1月以來,其交易量增長了300%。他認為,USDT的應用主要在于交易,而DAI卻已經有了真實的應用場景。 stablecoin

穩定幣的存在代表加密貨幣找到了適合市場的產品。2018年漫長的加密貨幣寒冬,加上全球各地銀行日益嚴格的審查,為穩定幣的采用奠定了基礎,而這反過來又推動了更廣泛的DeFi生態系統的增長。

當我開始寫這篇文章的時候(11月初),大約有2500億美元是通過穩定幣在鏈上轉移的。然而,關于誰是領導者、程度如何以及用戶在這些鏈上的行為特點,幾乎沒有相關的文章。接下來,我花了一個月的時間,從Token Analyst和Santiment的數據中尋找答案。本文是我總結穩定幣的交易量和用戶行為的嘗試。

1

(30天內平均活躍錢包數排名)

如果你需要尋找任何跡象去證明穩定幣和DeFi已經深入人心,可以看看最活躍的網絡情況。30天內平均活躍錢包數排名的前20名網絡中,有6家直接或間接地使用穩定幣。Tether以40742個錢包(比特幣約750000個)領先。DAI以2752個錢包位居第二,緊隨其后的是USDC和Paxos。這種由USDT “引領風潮”,DAI試圖追趕,而現有企業(即Circle、Gemini)發行的穩定幣落后于DAI的模式,是當前穩定幣市場的現狀。

2

(2019年穩定幣鏈上交易量)

過去一年,超過2370億美元的穩定幣在鏈上交易。這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歸因于交易所。雖然很容易得出結論,即USDT的兩個鏈(Omni和ERC-20)占主導地位,但還有一個事實,即今天使用它們的生態系統比其他鏈要大得多。如果DeFi市場呈現指數增長并超越交易所,那么情況很可能發生變化。這將意味著更低的準入門檻,一套使用穩定代幣作為支付工具的產品和讓用戶更容易使用穩定代幣的錢包。像Argent和Mosendo這樣的項目正在朝著這一目標前進。

USDC和DAI很可能會由借貸市場(例如Juno、Dharma、Compound)和交易需求(例如Uniswap)推動更多的交易量。觀察這一演變過程將非常有趣。

今天的市場大多由USDT主導。按交易量計算,這個數字約為80%。我們不應忽視這樣一個奇怪的現象:一個生態系統聲稱,在沒有可核實的審計的情況下,依靠一種中心化的貨幣,朝著去中心化的方向努力。為了說明這一點,我決定看看一個沒有USDT的世界在市場份額方面會是什么樣子:中心化(和品牌)在這里仍然發揮著作用。USDC以45%的市場份額占據了近一半的市場份額。DAI和Paxos非常接近,約為20%。這里看起來有點奇怪的是GUSD,盡管今年早些時候發布了品牌和激勵措施,但在沒有考慮到USDT的情況下,GUSD的交易量只有2%,而在包含USDT的情況下,GUSD僅剩0.4%的交易量。這里的權力法則是殘酷的。

3

(圖右為不包含USDT的市場份額情況。品牌和中央托管,仍然是驅動吸引力的必要條件。)

如果不考慮USDT, DAI是唯一在這一年中交易量增長的穩定幣。自2019年1月以來,其交易量增長了300%。多抵押型DAI的引入很可能使這一數字進一步上升。該公司的業務量也已開始與GUSD等其它一些中心化服務相匹敵。這可能是DAO(去中心化自治組織)運行的最早跡象,圍繞它的生態系統可以采用中心化的替代方案,如果圍繞它構建其他產品,則可以在體量方面打敗它們。

4

(各個穩定幣鏈上交易量情況)

交易所提供的服務與以太坊提供的速度相結合,已經超越了Omni和所有其他知名穩定幣的結合。如果說有什么不同的話,那就是2019年是USDT-ERC20確立領先地位、MakerDAO探索自己的道路和其他項目(以交易量為基礎)停滯不前的一年。

5

(USDT Omni和ERC20交易量對比)

6

(USDT和其他穩定幣交易量對比)

  從交易情況入手  

然而,交易量只是故事的一部分。為了了解這些項目可能發生的情況,需要研究每條鏈處理的交易數量和頻率。因此,我研究了: 每條鏈活躍錢包的數量每條鏈的交易數量每條鏈的交易貢獻量 理解這些數據的一種方法是,隨著網絡中交易數量的增加,每筆交易的平均價值可能會降低。即隨著穩定幣的不斷普及,個人可能不會將大量財富存儲在一種穩定幣上,而是將其作為一種實用工具“使用”。

在早期階段,一條鏈可能有非常高的交易量(如Paxos),因為建立這條鏈的人需要發行資產,并將其轉移給合作伙伴。然而,如果普及沒有到來,每個地址的平均交易量將保持高位,這表明鯨魚控制了網絡。下圖是DAI與其他穩定幣交易量的對比。USDT在2019年(截至11月)處理了ERC-20和Omni之間兌換的2000萬筆交易。

7

(DAI與其他穩定幣交易量對比)

在與許多分析師討論每個用戶的平均交易量時,通常會得出兩個主要結論:一個是,每個用戶在某條鏈上的平均交易量很高,這表明人們對這條鏈很有信心。按照這種邏輯,Paxos很可能是機構轉賬的首選,因為大量資金是通過它轉移的。另一個是關于應用的爭論,即隨著大規模的普及,我們將會看到每個錢包的平均交易量大幅下降。對于DAI和USDT來說,這確實是真的,他們的ATH(最高)數據與8月和9月相比下降了大約80%。

然而,不管人們如何看待這些數據——我得出的結論是,鯨魚仍然主導著DeFi和DApp。如果一個app或應用不太可能在它們的增長周期早期獲得更多的用戶,那么它們可能不會有多大的吸引力,因為目前加密貨幣市場依然非常小眾。理想的情況是,隨著這個生態系統的發展,入場的人數會增加,活躍錢包的數量也會增加。如果交易量仍然停滯不前(或與用戶增長相比較為緩慢),則下面顯示的平均值應大幅下降。這是2020年的理想情景。

這其中有很多因素,以下是其中部分因素: 內置加密貨幣錢包的卡片更為常見(例如crypto.com)移動錢包(例如三星)瀏覽器錢包的增加(Opera、Brave)入口增加(如Local Crypto、Ramp.network) 8

(各個穩定幣每個用戶每月平均交易量)

9

(各個穩定幣每月每筆交易平均交易量)

然而,我發現這個領域的迷人之處在于,任何一天每個地址的平均交易大約在2左右。這個數字在DAI上是最高的,范圍一直到5。在我看來,這表明個人仍然將穩定資產作為“波動對沖”,而尚未將其視為交易層。即使以以太坊的標準來衡量,DApps上每個錢包的平均交易也相對較高,約為4。我的直覺是,如果把EOS和Tron的穩定幣也算進來,這個數字會更高。但那是以后的事了。DAI確實具有較高的每月平均交易計數,因為它被用于實際應用而不僅僅是交易。

10

(各個穩定幣每個地址的平均交易價值)

  除了交易之外,我還能想到什么?  

就我個人而言,我一直在問自己的問題是,如何才能在DeFi和穩定幣的基礎上打造出一個獨角獸公司。如果監管機構追上了行業發展的腳步,并為這一領域的增長提供一個穩定的框架,那么未來將會出現更多Stripe、Paypal和Monzo這樣的公司。這只有在普及率大幅上升的情況下才能實現。

我一直在關注的市場(并將穩定資產的使用與之聯系起來)包括匯款、零工經濟、數字資產保險、收入分成協議和DAO。當我研究基于區塊鏈的產品所構建的B2C應用和最終解決方案時,我發現,盡管交易所很吸引人,但仍有足夠的增長空間。比如Bitpesa和Coins.ph不僅開拓了前沿市場,也為新一代以區塊鏈為基礎的金融科技企業搶占了先機。一個非常早期的例子是LocalEthereum——它迎合了全世界的需求,有一個非常小的團隊,一直見證著交易量的增長,并在區塊鏈上運行它的大部分功能。

我相信穩定幣對資產的影響,就像云端對數據的影響一樣。它為極度精干的團隊提供了一條道路,以滿足數以百萬計的用戶的需求。Whatsapp和Instagram都是為迎合移動時代客戶需求而打造的精干團隊。我仍在尋找那種“驚喜”的時刻,即一款基于消費者的應用透過使用穩定幣能夠與銀行做同樣的事情。

11

(每當你覺得所有好的想法都被用過了的時候,記住這一點:我們早在給箱子安上輪子之前就把人送到月球了)

在這個神奇的初創公司出現在我面前,或者我最終著手建立它之前——如果你相信只有交易所才能推動穩定幣的采用,希望這篇文章能帶來一些啟發。

—-

編譯者/作者:Wendy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