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新聞觀點 > 巴比特現場丨姚前:對貨幣要有敬畏之心,全球性貨幣和全球性支付平臺是對國

巴比特現場丨姚前:對貨幣要有敬畏之心,全球性貨幣和全球性支付平臺是對國

2019-12-07 kyle 來源:區塊鏈網絡

巴比特現場報道,12月7日~8日,由中國科學院學部主辦、中國信息通信研究院等單位聯合支持的“區塊鏈技術與應用”科學與技術前沿論壇于2019年12月7日、8日在深圳舉辦。中國科學院信息技術科學部鄭志明院士、數學物理學部王小云院士等四位院士將發表主題演講,同時還將有300余名來自政府和企業界的代表出席會議,圍繞區塊鏈與數字身份、監管科技、金融應用等話題展開討論。

BD1I8314

國務院參事室研究員、前中國人民銀行數字貨幣研究所所長姚前出席大會并發表《關于國際支付體系改革的一點思考》的主題演講。

以下是巴比特整理的演講全文:

 

談Libra為什么那么受關注?

 

我今天想就國際支付體系改革談一談自己的思考,近期Facebook提出了的加密數字貨幣Libra。第一,引起了廣泛關注,主要是三個原因。一是Facebook足夠大,擁有全球30億人口的活躍用戶,正在快速擴張全球規模。二是Libra與現有貨幣體系掛鉤,有望解決虛擬貨幣的價值不穩定問題。三是Libra提出了新型的國際支付方案,為國際支付體系改革提供了全新的景象,今天我想就第三層面的問題針對國際支付體系的現有重點談一點自己的建議。

 

SWIFT應該被去除還是應該做改進?

 

目前的跨境支付,匯款的結算主要依靠SWIFT體系。SWIFT從業務邏輯上來看,銀行如果要開展業務首先要對接SWIFT,如果沒有對接SWIFT就要找另外一家接入SWIFT的代理銀行,比如某位中國的家長想給他的兒子的生活費轉帳到美國的銀行,中國家長的開戶行要接入SWIFT系統,而且孩子在美國的開戶行也需開通SWIFT系統,或者通過接入SWIFT系統的代理行,這就造成一是整個業務流程提供的環節有點多,環節多效率相應低,二是環節多收的過路費也就高,三是環節中有可能存在問題,跨境過程和完成時間有點像黑盒子,當然SWIFT正在為他的系統正在改進。

SWIFT意圖通過與銀行一起指定新的支付標準,提高系統的透明度和可預見性,許多人對國際支付體系提出比較大的改進建議,一種思路是將原來以銀行為中心的層層帳目之間轉接的帳單牽引到區塊鏈架構之下,盡可能減少中間環節,甚至達到點對點的效果,目前SWIFT便是這個思路。與SWIFT要建立一套簡單的無國際的貨幣相比,Libra目前是積極擁抱監管的,其姿態耐人尋味。

 

央行數字貨幣不一定非要用區塊鏈,只要能夠提高效率就值得研究

 

某種意義上來說,各個中央銀行聯合啟動起來,把各個國家支付體系對接起來,有人認為這不就解決問題了嗎,各個國家聯動起來,這一方式會涉及到跨境互通的流動,是否更有效力也需要進一步的論證和思考,實際上近年來影響最大的是加密貨幣以及背后區塊鏈的發展,和很多人從一個機構帳戶到另一個機構帳戶不斷層層轉接提出重大質疑,是否能夠實現點對點的交易,不需要通過層層轉接,這就是數字貨幣的思想,這一思想的起源比較早,一直以來密碼學家認為既然郵件可以加密,那么貨幣也可以加密,現在密碼學和計算機供應技術等的發展讓這一發展逐步變成了現實,扎克伯格在美國會議上說簡單的進行跨境轉帳,讓跨境轉賬像發短信一樣簡單。

應該說整個全國支付體系這一改進的路徑是很清晰的,現在看各個國家的央行數字貨幣的實現也大都是基于區塊鏈技術開發的,比如加拿大的CADcoin、新加坡Ubin項目,當然美國還停留在批發端應用產品。當然也存在一些爭議,這個爭議是加入貨幣是否一定要進入區塊鏈進行,很多人認為央行數字貨幣必須要進入區塊鏈技術,我個人覺得未必,有基于區塊鏈也有不基于區塊鏈的加密貨幣,從這個角度說無論采用中心化的模式還是去中心化模式,基于區塊鏈還是不基于區塊鏈,只要能夠提高效率都值得我們研究和關注。當然這里需要加一句話,我個人覺得區塊鏈是目前最重要的研究熱點,務必要深入研究,還可以在區塊鏈的體系架構下進行。

 

公私營部門結合才是最好的途徑

 

現在SWIFT的批評聲音很多,有人認為SWIFT是國際貨幣支付體系中的壟斷性機構,因此不少人希望改進甚至去掉SWIFT,如果說完全去SWIFT過于極端,而改進現有的國際支付體系完全有可能,許多人現在對現有的國際支付體系的批評與不滿意,實際上也反映這么一個潮流:不希望這樣一個設施被某一方所壟斷和操控,這對社會的損害引起人們的注意,或許一些機構能夠支持這樣的目標和提出解決方案。區塊鏈也需要區分私有鏈在本質上與傳統信息系統沒有太大差別,理論上公有鏈沒有掌控,當然這個事情的解決恐怕不僅僅是技術上的問題,總得有人主導這樣的問題,關鍵是由某一方來做,典型的例子就是Facebook。它提出非常美好的愿景,它說需要打造一個符合大眾的基于區塊鏈的金融基礎設施,我相信這也是很多國家和公眾期待的事實。但事實上各種批評聲很多,如擔心私營部門沒有公共精神,擔心Facebook在背后操控等等,所以事情比我們想象要復雜。公共部門有公共精神,但很可能缺乏創新能力,自營部門有創新能力但大家懷疑他缺乏公共精神。所以,最好是自營部門和公共部門團結起來,允許有能力有條件的商業機構去探索普惠大眾,并不被某一方單獨掌控的體系。

 

對貨幣要有敬畏之心

 

在國際支付體系我們有兩個期待,第一個是期待出現一個全球性的貨幣,另外一個是不被某一方所控制的全球性的支付平臺,相比之下第一個目標更難實現,有很多機構說要發幣,對貨幣我們還是要有敬畏之心,如果我們能把各個金融設施聯通起來,形成全球性的金融基礎設施,全球性的基礎設施發行SDR,或者E-SDR也就是數字SDR,將SDR轉為全球貨幣涉及到復雜的國家政治,如果要實行第二個目標——不被某一方所掌控的符合大眾的支付平臺,還需要依靠良性競爭,統一支付平臺的基礎運營不能只有一家,壟斷終歸不好,要讓用戶有選擇,也只有這樣,各個國家、各個機構才可以在不同的賽道上有效競爭。

踐行國際貨幣體系,從國際政治學角度看,國際智慧是自主性體系,習總書記在2014年的工作報告上講話指出,我們應該共同推動國際關系民主化,世界上的事情應該由各國政府和人民共同商量來協辦,壟斷國際事務的想法是落后于時代的,本質上區塊鏈的技術特征是需要共同驗證和去中心化的,而且與國際貨幣體系有著天然的吻合。因此國際支付體系可以是優化改進,可以在各方優化協調,凝聚共識。

—-

編譯者/作者:kyle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知識 區塊鏈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沒有了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