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區塊鏈資產 > 專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曲雙石:有具體發行機構且錨定一定抵押物品的穩定幣

專訪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曲雙石:有具體發行機構且錨定一定抵押物品的穩定幣

2019-12-06 區塊鏈資訊 來源:區塊鏈網絡

原文:中國投資參考

作者:楊海霞

導讀:有具體發行機構且錨定一定抵押物品的穩定幣可能成為真正的“支付貨幣”。隨著監管體系和技術的完善,商用穩定幣將逐漸步入正軌

●區塊鏈與跨境支付

●人民幣國際化與數字貨幣

●數字貨幣的未來方向

屏幕快照 2019-05-07 下午2.54.49

10月24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就區塊鏈技術發展現狀和趨勢進行第十八次集體學習,掀起了區塊鏈與數字貨幣的輿論熱潮。

中國人民銀行從2014年開始研究法定數字貨幣DCEP(Digital CurrencyElectronic Payment),中國人民銀行行長易綱在出席9月份的新聞發布會時指出,數字貨幣研究取得積極進展,中國央行數字貨幣與電子支付相結合,未來目標是取代一部分M0。

區塊鏈與數字貨幣的關系是什么?數字貨幣的未來發展前景可能會是怎樣的?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數字貨幣DCEP有何助益?能否幫助中國擺脫美國的長臂管轄?近日,本刊記者就這些問題采訪了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國際技術經濟研究所副所長曲雙石。

  區塊鏈與跨境支付  

《中國投資》:區塊鏈作為一項基礎技術,它所支撐的是數字貨幣的未來?它與數字貨幣的關系是什么?

曲雙石:區塊鏈具有去中心化、開放性、自治性、匿名性、防篡改等優點,可使整個系統信息高度透明,其數據穩定性和可靠性極高,解決了點到點的信任問題,并能降低交易和運營成本。而數字貨幣是區塊鏈技術最為成熟的落地應用,目前比特幣、以太坊、泰達幣等主流數字貨幣的底層技術均為區塊鏈技術。同時,區塊鏈的應用場景不僅包括數字貨幣,還包括諸如“產品溯源”、“數字身份認證”、“司法存證”、“安全通訊”等多個領域。

未來,由國家信用背書的央行數字貨幣將大幅提高移動支付的便捷性,助力實現普惠金融。區塊鏈固然為央行數字貨幣的研發提供了一個可以參考的方向。但是,區塊鏈在性能、隱私保護、互聯互通等方面的瓶頸是否能夠滿足央行數字貨幣的應用場景,特別是滿足14億人高頻使用的人民幣數字貨幣的應用場景,或許需要畫上一個問號。

《中國投資》:在區塊鏈支持下的跨境支付,目前是什么情況?

曲雙石: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點對點傳輸、防篡改等特性可為跨境支付提供瞬時、安全、透明的服務,一方面促進了現有跨境支付體系的技術革新,極大提高了交易速度,另一方面沖擊了傳統國際支付系統SWIFT,目前某些國家和銀行有意退出SWIFT系統,一些金融機構和區塊鏈平臺推出一定程度上可替代SWIFT的跨境交易服務,未來全球是否還需要這樣一個中心化的支付平臺正受到各方討論。

目前已有一些國家和銀行正在退出SWIFT。2018年5月23日,阿根廷Banco Masventas銀行表示將退出SWIFT,并開始利用比特幣區塊鏈技術來解決國際支付問題。2018年6月,俄羅斯企業司庫協會宣布將與俄羅斯央行一起試運行政府運營的Masterchain區塊鏈平臺,嘗試取代SWIFT。此外,歐洲也有意脫離SWIFT現有體系,德國外長Heiko Maas公開表示歐盟必須建立獨立于美國SWIFT之外的歐洲支付渠道。除了部分國家和銀行戰略性退出SWIFT外,越來越多的金融機構和區塊鏈平臺正在試水跨境支付,用實際行動拆解SWIFT全球業務體系,如IBM、VISA、港版支付寶等都在提供區塊鏈跨境匯款服務。

在這種形勢下,SWIFT上線了gpi(全球支付創新服務),希望通過區塊鏈技術實現跨境支付體系大規模轉型,目前SWIFT gpi基本進入落地階段。據SWIFT公開披露的信息顯示,gpi顯著提升了跨境支付速度,通過SWIFT gpi進行快速支付,很多交易可在幾秒鐘內完成。雖然目前SWIFT將區塊鏈技術與其傳統業務融合的舉措已小有成效,但越來越多的人認為未來的跨境支付應該是去中介、點對點的瞬時交易,SWIFT所踐行的中心化模式不應存在,許多區塊鏈平臺表示要取代SWIFT。此外,隨著俄羅斯、日本、德國等大國紛紛著手退出SWIFT,并擬在各自的區塊鏈平臺上進行跨境支付,跨境支付是否還需要一個固定的全球代理商的問題正被激烈討論中。

  人民幣國際化與數字貨幣  

《中國投資》:人民幣國際化的進程中,數字貨幣DCEP有何助益?

曲雙石:數字貨幣DCEP對人民幣國際化具有助推作用。人民幣實現國際化的重要標志就是人民幣在全球的使用范圍和頻率大幅提升,但目前面臨重重阻力,以美元為主的全球貨幣體系已經根深蒂固,通過傳統的方式撼動其地位難度較大。同時,以Libra為代表的數字貨幣,又吹響了“數字化”的貨幣戰爭,不僅其錨定的一籃子貨幣中沒有人民幣,且其目標用戶為Facebook旗下各類社交軟件在全球范圍內的使用者,其中不乏大量人民幣國際化的潛在用戶群體,其一旦推出必定會抑制人民幣國際化。因此,我國在人民幣國際化進程中須借助DCEP在數字貨幣戰場與Libra等正面對抗。

此外,DCEP具有的一系列優勢,也是加強拓展人民幣使用范圍的重要助益。例如,DCEP的價值只與人民幣掛鉤,擴大DCEP的使用范圍就等于擴大了人民幣的使用范圍。而DCEP具有的無限法償性(即無論支付數額多大,對方都不能拒絕接受)、離線交易能力以及高度安全性(由央行直接發行,不存在商業銀行和企業倒閉的問題)等優勢,也將大幅提升應用便捷性,進而在解決紙幣和其他商用數字貨幣痛點的基礎上拓展應用群體。

《中國投資》:它的交易結算儲備等功能怎樣?

曲雙石:DCEP更偏重于支付功能。從目前央行的表態來看,DCEP更聚焦于貨幣三大基礎職能中的“支付手段”,而非“財富貯藏”與“價值尺度”。在交易結算方面,DCEP具有得天獨厚的優勢,其不存在紙幣所需的印刷、運輸、保管與ATM機制造與運維成本,方便攜帶和使用。且DCEP不需要網絡就能支付,超越了現在廣泛使用的第三方支付。在儲備方面,目前央行不對DCEP付息,相較于主權貨幣債務等,增值效應較差,其貯藏價值取決于人民幣的信用水平。

《中國投資》:要想擺脫SWIFT和CHIPS以及美國長臂管轄的掣肘,需要什么條件?DCEP還需要做到什么?

曲雙石:DCEP想擺脫SWIFT和CHIPS以及美國長臂管轄,還需要較大努力。SWIFT是目前全球最重要的結算系統,其成立于1973年,覆蓋200余個國家,擁有近萬家直接與間接會員,每日結算額達到5萬億至6萬億美元,全年結算額約2000萬億美元。而CHIPS是全球最大的私營支付清算系統之一,于1970年建立,由紐約清算所協會經營,主要進行跨國美元交易的清算,處理全球九成以上的國際美元交易。這兩大系統盡管存在種種缺點,如技術落后、收費昂貴、效率低下等,但由于其經過多年的發展迭代已形成穩固的用戶生態,再加上有美國政府的加持,目前看難以撼動。

DCEP想要擺脫其制約,另立門戶,就需要同樣打造穩定的用戶生態,吸引更多的國家參與。目前來看,可努力的方向包括利用區塊鏈技術實現跨境匯款中的多方協同信息處理,將原本機構間的串行處理并行化,提高信息傳遞及處理效率;借助DCEP運營體系中分發機構的實力,尤其是引入在海外擁有大量用戶群體的企業,擴大用戶滲透能力,如華為、大疆等設備商,微信支付、支付寶等第三方支付,以及抖音等各類社交平臺。

目前來看,無論是DCEP或是我們其他高科技企業均面臨美國長臂管轄影響,這需要金融、軍事、外交、科技、文化等多個領域協同發力進行反制或抗衡。

《中國投資》:它是一種世界貨幣的前景如何?如何成為世界貨幣?

曲雙石:?DCEP采用商業銀行和中央銀行的雙層制度,適應國際上各主權國家現有的貨幣體系,且我國作為貨幣發行國具備強大的經濟實力,基本具備世界貨幣應有的條件。同時DCEP還可以節省發行資金,更準確地計算通貨膨脹率和其他宏觀經濟指標,更好地遏制洗錢、恐怖分子融資等非法活動,更便利地在全球范圍內進行匯兌流通。

但要真正成為世界貨幣,仍面臨與現行世界貨幣美元等直接競爭的局面。該競爭不僅是從經濟金融角度,或是從技術角度,更多還是從軍事、地緣政治等綜合方面進行較量,因此DCEP成為世界貨幣的進程,仍要取決于我國在國際事務中的地位,兩者是相輔相成的關系。

  數字貨幣的未來方向  

《中國投資》:DCEP與Liba的區別是什么?

曲雙石:第一,價值儲備不同。央行DCEP是錨定人民幣的貨幣,以國家信用作為背書。Libra是錨定一籃子的貨幣,每發行新幣必須有同等價值的儲備資產在,其儲備資產是由一籃子主權貨幣和政府債券所組成的。

第二,貨幣作用不同。央行DCEP的作用是取代M0,Libra作用還未確定,是M0也可能是M1、M2,有可能會帶來貨幣乘數等各種變化。(M0指銀行之外,實際經濟生活中流動的現金,包括紙鈔和硬幣;M1指狹義貨幣,M1=M0+企業在銀行的活期存款;M2指廣義貨幣, M2=M1+準貨幣。準貨幣包括定期存款、居民儲蓄存款、證券公司客戶保證金、住房公積金中心存款等。)

第三,技術結構不同。央行DCEP采用了雙層結構,Libra采用的不是純粹的區塊鏈技術,而是一個混合式的架構,因此它不能算嚴格意義上的區塊鏈加密貨幣。

第四,推廣方式與發行機構不同。DCEP是政府行為,Libra是企業行為。央行通過商業銀行去推廣DCEP,Libra目前由28個協會成員推廣,未來會通過100個協會成員并授權經銷商進行推廣。

《中國投資》:比特幣等多種數字貨幣的未來發展前景可能會是怎樣的?

曲雙石:作為數字貨幣的代表,比特幣自誕生以來,幣值一路高漲,已成為全球新興的投資品種,被看作是“數字黃金”。但由于沒有央行或其他權威機構背書,且價值波動過大,比特幣、以太坊、瑞波幣等數字貨幣未來不太可能成為被普遍接受的支付方式或“貨幣”,而是一種高度投機性的數字資產。

而目前與Libra類似,有具體發行機構且錨定一定抵押物品的穩定幣可能成為真正的“支付貨幣”。其將利用區塊鏈技術極大簡化跨境支付的流程,加快全球交易速度并提高支付的透明度和安全性,穩定幣體系會向更完善、更普及大眾的方向發展。

到目前為止,美國公司同主要的全球銀行已聯手推出五種穩定貨幣,更多大型金融機構和科技企業如摩根大通、富國銀行、沃爾瑪等也有推出穩定幣的計劃。隨著監管體系和技術的完善,商用穩定幣將逐漸步入正軌,數字貨幣交易平臺也將趨于合規化。例如2019年9月23日,美國比特幣期貨合約合規交易平臺Bakkt正式上線。

在此基礎之上,各國主權數字貨幣也呼之欲出。多個國家政府如俄羅斯、加拿大、中國、法國等已公開表態計劃研發央行數字貨幣,官方機構的推動會逐漸消除人們對數字貨幣的固有印象。

《中國投資》:有人認為區塊鏈技術的去中心化其實是再中心化,對此您怎么看?

曲雙石:區塊鏈技術按中心化程度可分為公有鏈、私有鏈(專有鏈)和聯盟鏈。其中,公有鏈上的各個節點可以自由加入和退出網絡,并參加鏈上數據的讀寫,讀寫時以扁平的拓撲結構互聯互通,網絡中不存在任何中心化的服務端節點。比特幣是公有鏈最成熟和最典型的應用;而私有鏈中各個節點的寫入權限收歸內部控制,讀取權限可視需求有選擇性地對外開放,適用于特定機構的內部數據管理與審計;聯盟鏈的各個節點通常有與之對應的實體機構組織,通過授權后才能加入與退出網絡。各機構組織組成利益相關的聯盟,共同維護區塊鏈的健康運轉。

根據上述分類,去中心化程度越高,信任和安全程度也越高,但交易效率則越低。目前受到熱議的Libra以及央行數字貨幣,均對交易效率有較高的要求。Libra的協會體系是典型的聯盟鏈模式,可滿足效率、可擴展性和交易完結度等要求。而央行數字貨幣的技術架構也是一種中心化的系統。中心節點可以高效地驗證數字貨幣上對應的序列號,為了避免雙花問題(即一筆錢被雙重支付問題),數字貨幣每轉換一次數字錢包就重新分配一個序列號。

由此可見,無論是從技術效率角度來看,還是從社會結構、政府治理的角度出發,中心化的區塊鏈技術應用面較窄。而具有中心化節點的聯盟鏈和私有鏈才是未來區塊鏈技術應用的藍海,這種模式無疑將原有的中心化構架轉移至新的節點,實現“再中心化”。例如,由科技和金融巨頭主導的Libra等區塊鏈應用,就有可能實現將一部分貨幣發行權轉移至寡頭科技企業的情況。

—-

編譯者/作者:區塊鏈資訊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知識 數字貨幣
LOADING...
LOADING...
新快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