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OADING...
LOADING...
LOADING...
當前位置: 玩幣族首頁 > 區塊鏈資產 > Sheknows | 相融共濟,聯盟鏈、公有鏈殊途同歸?

Sheknows | 相融共濟,聯盟鏈、公有鏈殊途同歸?

2019-12-06 SheKnows 來源:區塊鏈網絡

導語:

比特幣誕生到智能合約橫空問世,再到側鏈、跨鏈登臺,公鏈引領著幾乎每一次重大技術革新。然而,從TPS競賽到Dapp生態比拼,再到搶灘DeFi,公鏈的落地探索之路從未平坦。與此同時,巨頭紛紛入場聯盟鏈,勢不可擋。

巴比特SheKnows特別策劃《危·機2020公鏈大突圍》線上主題活動,包含《自我進化,公鏈引領技術革新》、《脫虛向實,公鏈應用何處突圍?》、《相融共濟,聯盟鏈、公有鏈殊途同歸?》三場主題活動。

我們邀請了量子鏈創始人帥初、Findora CEO Charles Lu、比原鏈 CTO James、IOST聯合創始人Terry 、Conflux創始人龍凡、云象區塊鏈CEO黃步添、Bystack負責人馬千里以及溪塔科技市場總監孔慶陽,圍繞技術、應用以及公鏈和聯盟鏈路徑發展等核心問題,暢聊公鏈的“危”與“機”,探尋公鏈和聯盟鏈融合之路。

12月6日晚八點,溪塔科技市場總監孔慶陽、云象區塊鏈CEO黃步添、Bystack負責人馬千里,接受了巴比特資深編輯Wendy的采訪,共同探討公鏈與聯盟鏈是否殊途同歸。精華內容整理如下:

圓桌頭圖

 

主持人:公鏈和聯盟鏈必有一戰?你們怎么看這兩種“區塊鏈”技術?

 

黃步添: 區塊鏈是信任基礎設施,它使得數據成為關鍵的生產要素,可推動數字經濟更大范圍發展。同時,它改變了資產的存儲和交易形式。不管聯盟鏈還是公有鏈,關鍵是能帶來商業價值,才是本質。 馬千里: 兩者都是工具,該在哪個場景用就在哪個場景用,沒有一定用哪一個之說,只有適不適合某個場景之說。

兩者有很多可結合的點。我近期在做的一個TO B項目,兩者都有用處,用兩者的優勢進行了互補。 孔慶陽: 與其說區塊鏈是一項新技術,不如說它是一種新的組織形式。區塊鏈創造性得把密碼學、分布式存儲、共識算法等早已存在的技術結合在一起。在應用中,區塊鏈解決的更多是場景里多個參與方如何協作的問題。

在這種新的組織方式中,根據參與方數量和廣度不同,會有不同場景。有的需要放在公鏈環境中,比如 DeFi ,因為它面向所有人,需要協作全球的參與方。而的只限于有限的幾個參與方,比如供應鏈金融、清結算及積分流轉,這些應用場景中組織方式需要參與方更可控,那就用聯盟鏈。

兩者之間沒有孰優孰劣的區別,因為它們適合的場景是不同的。  

主持人:公鏈和聯盟鏈在技術上是否存在差異?聯盟鏈是否大量借鑒公鏈技術?

 

黃步添: 兩者在技術上的差異主要是”準入網絡的方式“。2016年我們提出,聯盟鏈、公鏈兩者的技術融合是區塊鏈發展的必然趨勢,兩者在互相借鑒、融合中發展。  

主持人:公鏈和聯盟鏈各自適用于怎樣的場景?

 

馬千里: 聯盟鏈是一個局部范圍的協同,比如群里的各位形成一個聯盟,來對某些事情達成共識。

公鏈是大范圍協同,比如你的協同要全局性、跨領域、跨部門。

兩者是有重合的,比如互聯網法院區塊鏈判決這個例子,基于司法聯盟鏈和基于比特幣公鏈都可以做到互聯網法院的證據采納。

但兩者也有不重合的地方,假如在中國來判案子,那么基于法院的聯盟鏈就可以了。但是要跨國案件,海外法院來判,還是比特幣這樣的公鏈更加有采納的可能性。  

主持人:在具體的應用中,公鏈和聯盟鏈各自存在什么樣的問題?

 

孔慶陽: 聯盟鏈的主要問題我認為是現在還找不到非常合適的產業結合點。產業端對區塊鏈沒有行成統一理解,就是大家每個人所了解的區塊鏈都是不同的,并且對區塊鏈的理解有一些誤區,一個比較大的誤區就是上鏈代表數據真實,但其實上鏈只能保證數據的一致性和不變性,但是不解決數據來源就是錯誤的這個問題。

大部分時間,需要我們幫助產業端尋找區塊鏈和產業的結合點,但我們作為技術提供方,對產業理解是不夠的,還是應該由業務人員正確理解區塊鏈以后找到一個結合點。這個是我認為聯盟鏈一個比較大的問題。

然后就是理解客戶的痛點。區塊鏈起源于技術極客社區,從業人員以技術開發為主,但要技術賦能實體,服務大眾時,更多還要了解其現有的業務邏輯,然后對其進行改造,以大眾能夠理解的語言“翻譯”出來。

在傳統行業,會有一個職位是行業經理,他們的任務是分析行業內需,再將其和公司技術相結合,創造解決方案。目前這類人才或者崗位在區塊鏈行業比較缺失,傳統的銷售和售前人員在區塊鏈行業非常缺乏。  

主持人:您為是公鏈難做還是聯盟鏈難做?

 

黃步添: 都非常難,但難的事情才有價值。

公有鏈和聯盟鏈都存在很大的困局是如何構建應用生態,特別是產業區塊鏈,還存在打破原有業務模式,協調多主體參與等問題,落地過程會存在極大的不確定性。 主持人:Bystack主打的一主多側架構在政務鏈和垃圾分類等應用場景中都初有成效,一主多側架構在具體應用中的優勢是什么?

 

馬千里: 優勢有兩個。

技術層面,通過新的架構突破“不可能三角”。

應用層面,一主多側可以讓區塊鏈更貼近場景,現實場景是非常復雜的,一個大場景里包含很多小場景,每個小場景對區塊鏈的要求不一樣,主側鏈的優勢在于每一個場景問題可以得到針對性的解決方案。  

主持人:最近,越來越多大廠開始涉足聯盟鏈,他們有資金、有實力、有人脈,還有需求。初創公司還有機會嗎?

 

黃步添: 對行業業務場景的深刻理解很關鍵,還要有協調業務主體共同參與設計業務治理模式的能力。 馬千里: 目前聯盟鏈業務有兩類。

一類是已經比較成熟的金融類、溯源類應用。這些應用對初創企業很不友好,對手也特別多。而且大企業目前都在成立自己的區塊鏈部門,大的有上千人團隊,簡單的、常規的區塊鏈場景他們自己就可以做了。

另一類是創新類,比如可信數據交換,區塊鏈團隊如果結合自己的優勢,做一些細分的沒那么多人做的的領域,會有更多機會。 孔慶陽: 我認為初創公司還是有機會的,區塊鏈能夠結合的場景非常多,巨頭有優勢,落地速度也很快,但它不可能做完所有場景和應用,這就是初創公司差異化價值的體現。

還有一個優勢是可以很好得調整自己的方向,巨頭所需要考慮的東西更多,包括自身龐大體系的整合。在區塊鏈行業,初創公司可能更容易找到突破點。  

主持人:聯盟鏈的盈利模式在哪里?

 

黃步添: 主要四個方面,產品費、接入費、交易費、運維費。 馬千里: 第一,區塊鏈相關硬件比軟件容易收費,比如區塊鏈服務器、物聯網硬件+區塊鏈等。第二,預算外比預算內容易收費,預算外的有撥地用樓等。但政策下來后,明年的預算會更寬裕一些。 孔慶陽: 聯盟鏈可以讓有背書能力的企業作為一個參與方(節點)加入到一個聯盟鏈中,即使他們和這個聯盟一點關系都沒有。在這個模式下,參與方也就是節點可以對業務方的收入進行分成,區塊鏈作為一個賬本保證業務數據的不變性和不可更改性,可以讓收入分成變得更加透明。節點只對數據的不變性進行背書,但不對數據合法性進行背書。  

主持人:從Libra和DC/EP開始,最近有關中美區塊鏈發展差異的討論越來越多。那么中國在區塊鏈領域發展方面有什么優勢?

 

黃步添: 中國在區塊鏈領域發展方面的優勢主要在于產業應用規模,還有政策引導,較容易形成集聚效應。 馬千里: 場景優勢。中國政府有大量場景,中國政府展開場景試驗決心是很大的。習近平總書記在10月24日講話中提到16個應用方向,這些提法意味著會有無數的資金和人力往這方面投入。 孔慶陽: 中國的社會和美國相比更有活力,從單一市場來看,中國的復雜度比美國更大,發展相對來說也更快。相對來說,中國的企業比美國企業更加適合這種快速變化的市場。那么在區塊鏈領域中,它發展速度非常快,變化也很大,這個過程中,中國企業迸發出新的模式和技術的概率更高。同時,中國的技術人才儲備也很豐富。  

主持人:開源還是選擇專利,您怎么看?

 

黃步添: 開源的目的是便于構建生態,專利的目的是保護知識產權,這是商業模式路徑不同而已。

專利的價值需要市場檢驗,我們更應聚焦技術和業務的結合是否帶來商業價值,這才是本質問題。 馬千里: 如果你做某個技術是為了建立壁壘,那就申請專利。如果你做這個技術是為了構建自己的影響力,希望成為全行業的標準,那就開源。做出兩種選擇的企業都有,并不完全是高尚,目的都是自身利益最大化。 孔慶陽: 區塊鏈作為一個去中心化的技術是通過將信任分散給不同的參與方來保證數據的一致性和不可篡改,這個角度看開源就比較重要了。

但我并不覺得開源和專利是一個二選一的問題,公司在開源代碼后還是可以有自己的專利,比如說怎樣在一個業務場景中使用區塊鏈技術,專利作為保護自身的一項武器也是必要的。  

主持人:公鏈和聯盟鏈未來是否會走向融合?

 

黃步添: 16年我們就認為聯盟鏈、公有鏈技術融合是必然趨勢,然后我們推動了VNT Chain,它創造性地融合了公有鏈的分布式價值流轉特性以及聯盟鏈的商業屬性,構建起由公有鏈(Hubble Network),聯盟鏈(Galileo Network)及跨鏈(Kepler Route)組成的聚合鏈架構。

聯盟鏈面向不同商業場景應用,多維度的數據源為新業務提供可信數據服務。多鏈架構支持參與者根據自身業務需求選擇不同的業務鏈。公有鏈為多種資產授權、交易、流轉提供低廉的資產服務,實現數字資產的高效流轉。跨鏈實現聯盟生態體系之間,以及聯盟生態體系與公有鏈生態體系之間的互聯互通,構建數據交換和資產交換的連接器。 馬千里: 公鏈和聯盟鏈實際上是一個方向,就是去中心化或者分布式,只不過兩者去中心化的程度不同。

未來,兩者會被大家理解,并且工具化,該用公鏈就用公鏈,該用聯盟鏈就用聯盟鏈。

而我們一直致力優化的“一主多側”的架構可以使得兩者達成共融共生的狀態。 孔慶陽: 未來可能聯盟鏈是一個個局域網,公鏈會是把局域網連接起來的互聯網。大家在做自己業務的時候,會在自己的聯盟鏈中完成,只有需要大范圍共識的時候在公鏈中完成最終的存證。這個方向上,公鏈和聯盟鏈可以做到融合,就如同現在在公鏈上的各種 layer2 方案。  

第一場精華內容 《SheKnows丨自我進化,公鏈如何引領技術革新?》

第二場精華內容 《SheKnows丨脫虛向實,公鏈應用何處突圍?》

—-

編譯者/作者:SheKnows

玩幣族申明:我們將尊重作者/譯者/網站的版權,促進行業健康發展,如有錯誤或不完整之處請與我們聯系。

  • 上一篇:沒有了
  • 下一篇:沒有了
LOADING...
LOADING...
新快3